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六十四章 出嫁(上)

作品:望汝三生 作者: 十三青 更新时间:2018-01-04

  望月诚内的喜气一片莫过于萧府,众人心中皆是惋惜,但此时谁也不及萧震心中的难舍难分的情义,在萧绮罗的心中即便是自己嫁与不嫁自己的心都不会给梁策,视梁策为仇敌,前世的轮回,让萧绮罗看透梁策虚伪假意,今生梁策回心转意,历经磨难重回寻得萧绮罗,可惜佳人钰已不再是曾前那般。

  当萧绮罗看到安冰倩为自己亲手缝制的大红嫁衣时,心中万般的感动不已一,一双桃花眼弥漫了一层水光,眼神忧伤的望着安冰倩那温柔可鞠的笑意,让萧绮罗感受到除了父爱与哥哥的疼爱之外,还有嫂嫂的关心之情,萧绮罗趴在安冰倩的双膝上,抬眼泪眼蒙蒙的望着安冰倩,安冰倩满是心疼的一边拿着丝帕轻轻的擦拭着和萧绮罗眼角的泪水,一边招呼着萧绮罗起身。

  "嫂嫂,你对阿蛮的好,阿蛮铭记在心,却不能报答嫂嫂的恩情了,"萧绮罗哽咽的说着,俏丽嫣然的俊俏小脸上满是不舍与感激的神情,萧绮罗紧握着安冰倩玉白的手,一时说不出话来。

  "傻孩子,又说胡话了,阿蛮你对嫂嫂的好,嫂嫂记在心里了,你这孩子快些起来,"安冰倩柔和的说着,目光柔情的望着萧绮罗哭红的眼眶,红扑扑的小脸,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安冰倩自责起来,一边哄着萧绮罗起身,一边招呼着奴婢将嫁衣拿给萧绮罗。

  曾经的萧绮罗不过就是随口一说夸赞着安冰倩手艺精巧,的确这望月诚内也只有萧府的大夫人绣花最为的精湛,萧绮罗感到惊讶不已,看着嫂嫂给自己亲手缝制的嫁衣,方才萧绮罗清亮的眸光无意间瞥见安安冰倩玉白的手指处有着点点的红印,萧绮罗心中顿时愧疚万分。

  "嫂嫂,你的手怎么了?"萧绮罗低声质问着,伸出白皙的小手将安冰倩的手摊开,只见指节分明的玉白的手掌上赫然印着几个点点的红印,身后的奴婢也瞥见那点点犹如针扎的痕迹,不由得眼眶微微泛红,用手捂着嘴巴,皆是惊讶的模样。

  "阿蛮,嫂嫂无碍,这是嫂嫂粗笨,一时不小心刺的,阿蛮不要担心嫂嫂了,"安冰倩慌忙的抽回手,温婉端庄的模样,姣好的面容浮现一抹笑意柔声安慰着萧绮罗。

  "小小姐,这是大夫人连夜为小小姐赶制出来的嫁衣,天黑时,大夫人眼神不好,一不小心就砸扎进去了,"身后站着的红梅红着眼眶,用手擦拭着眼角的泪花小脸犹豫的望和安冰倩一眼吗,这才低声提醒着。

  话语一落,萧绮罗心中万分的感动,清亮的眸光望着安冰倩躲闪的手,安冰倩那温和笑意的面孔来掩盖着手上传来的阵阵的疼痛感,微微垂眸有些责怪的看了一眼身后的红梅一眼,红梅下意识的紧抿着唇瓣不再言语。

  "嫂嫂,你对阿蛮的好,阿蛮不会忘记的,杏儿,将厢房内那瓶西域药水拿来,"萧绮罗俏丽俊颜上满是自责与感激之情,挥了挥手示意着身后的杏儿,杏儿会意,微微福附身,这才急匆匆的走出小院内。

  此时厢房内萧绮罗与安冰倩相对而站,萧绮罗拉着安冰倩的手,彼此之间无话,却胜过千言万语,安冰倩温柔的抚摸着萧绮罗的额头,低声嘱咐道:"阿蛮,你明日就要出嫁了,可要好生的与梁太子在一起,梁太子也是一个风流倜傥之人。"

  闻言,萧绮罗心中知道安冰倩这是在关心自己的婚事,不过这样的话早已经被爹爹与哥哥嘱咐过千百句了,好在萧绮罗一直认真的听着,从不反驳,微微垂眸,眼底僚过一丝的寒意,俏丽嫣然的小脸上微微一笑,羞红了小脸,安冰倩就当是萧绮罗心中害羞便也不在打趣她了。

  待杏儿赶回来时,手中端至着一个精致的药瓶,萧绮罗缓缓的接过,小心翼翼给安冰倩上药,这些药皆是曲铭功暗中给萧绮罗的,萧绮罗想着日后有用便也收下了更何况但凡出自曲铭功之手的物件皆是世间少有的名贵之物,不要白不要,萧绮罗一边给安冰倩涂满药水,心中暗自的夸赞着自己识时务。

  "果真是奇药??!"安冰倩玉白的小手上方才还是红红点点的,顷刻间安冰倩感觉手上一阵冰冷的感觉,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待安冰倩看清手上的印记时,这才发觉自己的手上全好了,忍不住的赞叹着萧绮罗。

  "嫂嫂这就送与你了,"萧绮罗欢快的说着,清亮的眸光闪烁如光,即便身上散发着稚气的气息,可压遮挡不住萧绮罗那浑然天成的俊美无双的气质,萧绮罗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件事情并没有办好这才告别安冰倩向着厢房外走去。

  "小小姐,你要干嘛去??!慢点走,小心摔着,"杏儿跟随在萧绮罗的身后担忧的说着,眼下可是萧绮罗马上就要成亲的时候,万不可有一点的马虎,杏儿一双圆溜溜的杏眼有些焦急的望着萧绮罗飞快的跑着。

  "杏儿,你站在这里等着我,我去去就回,"萧绮罗轻声说道,回眸一双秋水黑眸示意着杏儿站在那里,杏儿满是不解的望着萧绮罗,萧绮罗心中想着既然梁策前来迎娶自己,定是冲着齐国边防图来的,萧绮罗万不可让梁策在次的得逞。

  夜晚时分临近,当萧绮罗赶到萧震的小院时,廖嬷嬷告知萧绮罗萧大将军前去出府,不知有何要事,提的嘱咐着廖嬷嬷不让自己出府,萧绮罗心中疑惑不解,眼下天色已晚,爹爹会有什么要事,即便萧绮罗心中百思不得其解,也只好暂且回房。

  "小小姐,你明日就要出嫁了,心中害不害怕??!"此时萧绮罗的厢房内皆是围着萧府内院的奴婢,将原本宽敞的厢房内围观的水泄不通萧绮罗在萧府内虽然是受人尊敬的小小姐,可是萧绮罗身上一点小姐的架子也没有,失常的与奴婢在一起打打闹闹,一来二去的奴婢便也与萧绮格外的亲近,也时常的与萧绮罗说说笑话。

  "你个丫头,居然敢说我,要不你去嫁就知道你家主子的郁闷的心情了,"萧绮罗闻言,清亮的眸光没有一丝的波澜俏丽嫣然的小脸上倒是不怒,反而有些慵懒的斜靠在美人榻上,语气颇为无奈的说着,小脸上浮现一抹委屈的神情。

  "小小姐,你可不要取笑奴婢了,那梁太子可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美男子,就是奴婢看着有点冷,可是梁太子对小小姐十分的疼爱,我们都看着眼里的,"奴婢嘟着小嘴轻声说着,与身后的奴婢对视一眼,紧接着灵一个奴婢也开口了,"小小姐,是??!梁太子对小姐这般的好,倒是小小姐没有给过梁太子一个好脸色看。"

  话语一落,萧绮罗长而微卷的睫毛微微的煽动一下,一双秋水黑眸闪过一丝的寒意,那俏丽的小脸上慵懒神情微微一滞,手疾眼快的嬷嬷见状,一个锐利的眼神示意着奴婢不要说了,紧接着嬷低声道:'小小姐,你休要听她们胡说,你们还不快出去给小小姐置办物件去。"

  只见嬷嬷挥了挥手示意奴婢下去,推满皱褶的脸上满是心疼的模样,看着萧绮罗俏丽俊颜上没有一丝的神情,以为萧绮罗生气了,赶忙的安慰着。

  "嬷嬷,身子乏了,你且出去便是了,"萧绮罗微微垂眸轻声道,嬷嬷见状,便也没有久留,抬脚便走出厢房外,回眸一眼眼神示意着杏儿好生的照顾着萧绮罗,萧绮罗看着郁闷不乐的模样,让杏儿猜不出萧绮罗心中做何想。

  只见萧绮罗缓缓的躺在床榻上,杏儿小心的为其盖好被褥这才小心翼翼的走出厢房外,然而萧绮罗微闭着双目可心中却是十分的清晰,不知在脑海之中想着什么。

  翌日。

  天还蒙蒙亮,一阵劈啪作响的鞭炮声划过静谧的望月诚,鞭炮声一落,望月诚内所有的家家户户里皆是将门口的大红灯笼里点燃烛火,顿时,天际火红一片,紧接着,又是阵阵喜庆的鞭炮声响起。

  "小小姐,你该起床了,"杏儿低声在厢房外呼唤着,紧接着听见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了,杏儿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身后跟随着几个奴婢皆是端着箪子上面放置着大红的嫁衣以及头饰,由于萧绮罗自幼丧母,便由着安冰倩前来为萧绮罗倌发,为了不打扰萧绮罗今日的心情,安冰倩提的的将幼子托付美眸照顾着。

  站在厢房内的安冰倩目光柔和的望着床榻上那个还未起身的身影,嘴角不经意的流露着一丝的笑意,这时,只见听见萧绮罗低声道:"杏儿,来服侍我起床,"其实萧绮罗一夜无眠,然而此时的梁策也是一夜无眠,正在郑重的穿戴着长袍,头戴着喜帽,由着下人打扮一番。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没有下一章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