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九章 遇见

作品:宿命难敌:梦幻飞刀 作者: 袁云 更新时间:2018-01-04

  沈白衣最见不得女人哭了,况且是这样一个特别的女子,突然之间,她有些束手无策。他想伸出手,想握住她的手,想给予他温暖。

  但是看这红衣女子正在气头上,他又怕这样唐突的姿态,会让她厌恶,所以,他只能这样的看着她,静静的喝酒,烈酒顺着咽喉,直接往心里涌去,然后心中突然有些难过,这种难过就像是这女子刚刚的哭泣,不断的在心中蔓延,蔓延。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样的感觉来的莫名其妙,这样的感觉是一种孤寂,是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痛苦;就像是此时的红衣女子一般,只知道用眼泪和酒来宣泄自己内心的痛苦,因为她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败在一个已经是嫁过人,生过孩子的女子的手中,是她难看吗?是她没有女人魅力吗?还是因为自己对大师哥不好么?可是自己并不是这样的,论样貌,不说是倾国倾城,但是也是峨眉俏脸,唇红齿白;论武功自己是天机老人的高徒呀,不但会会贯日箭闪电击,而且还会大师哥的幻影飞刀???可是这些,为什么始终还是比不上那个女人呢?这是为什么呢?

  沈白衣看着酒坛中的酒在慢慢的减少,然后突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眼前的这个红衣女子的面容也在慢慢的模糊,而那有些揪心的哭泣也慢慢的变小变小,尔后,他就一头栽在了桌子上。

  沈白衣醒来的时候,却又在了宫中,可是那个红衣女子的面容却像是烙印一般的印在了沈白衣的脑海之中,久久的挥之不去。于是,第二天他又来到了“天悦客栈”,他在那静静的等候了一天,可是却再也没有见到她,在也没有见到那个红衣女子。

  沈白衣现在想到第一次他和蝶妃遇见的场景,嘴角还隐隐的露出了微笑。也许就是在那桌子边的一场饮酒,才让他和她有了不解之缘,只是只是,现在蝶妃她已经死了二十年了,死在了那场大火之中,连一具完整的尸体也没有。

  沈白衣一想到这里,心里又隐隐的作痛,可是他心中也有些隐隐的怀疑,怀疑那场大火会是有预谋的谋杀,可是,可是,这么多年了,玉蝶宫已经成了一片废墟,而故人已经成了一撮黄土,而且一丝一毫的线索也是没有。而他能做的,只能是这样的默默的在夜深的时候想想那个他最爱的蝶妃和沈月辰的面容。

  翻来覆去,沈白衣还是睡不着??醋派砼缘睦胙阃蹂且砦⑽⒌纳榷?,已经睡熟。于是,他悄然的起身,想出去一个人静静的走一走。

  月光如水,这样静谧的夜晚,月辰却有些心神不宁,他脑海中一直的在想着刚进京城小二给他说的那些话语,还有新月将军,包括项国大王所露出的那种奇怪的神情。他左思右想,怎么也是想不明白的,为什么自己的面容却和大王年轻时候的样子是那么的相像呢?开始的时候,他也没有去在意这件事情??墒?,这几天以来,所有见过他人都露出同样奇怪的神情,难道,难道天下竟然有这样巧合的事情。

  此时的月辰心里也是烦闷无比,心里有很多的事情困扰着他,他想一一的理清头绪??墒窃谝皇敝?,又怎么能理的清楚呢??醋沤鸷团松俜娑汲脸恋乃?,微微的苦笑。暗自的说道:如果我也能如他们一般的幸福也就好了,只是自己可能永远也拥有不了这样看似简单的幸福。因为自己是一个孤儿,没有父母,注定得不到父爱母爱,而自己的存在,只是师父杀人的工具,虽然很厌烦,但是却没有办法摆脱这样的宿命,毕竟师父从小养育他,教他武功,他又怎么能忤逆于她。

  还是悄悄的溜出去喝酒吧,这样的夜晚不喝酒作甚,在这神箭军营又不能沾酒,哎,看来当兵呀做什么侍卫呀还真是不适合自己。想到这些,于是就蹑手蹑脚的往神箭军营外走去。

  他刚刚走出营帐,两名巡逻的士兵就过来了,看见月辰猫着身子。那两名士兵也是毫不客气,把手中的长枪一抖,脸上露出让人害怕的精光,“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想做什么?”

  月辰也不惊慌,只是懒洋洋的说道:“我内急,找厕所呢?!?br />
  那两名士兵有些狐疑,相互对望了一眼,有些怀疑的说道:“找厕所,你不知道这神箭军营的厕所吗?”

  “嘿嘿,我是新人,自然是不知道了,要不两位兵哥哥带路?”

  “来,跟我走?!绷轿皇勘谇懊娲?。月辰乘着他们一个不注意,身形突然一折,展开轻功,须臾之间,就遁出了神箭军营。

  两名士兵正在前面带路,可是一转身,突然不见了月辰的身影。两人面面相觑。

  “啊,人呢?怎么不见了?”

  “耶耶耶,难道是我们眼花了?”

  “难道是因为白天太累的缘故。恩,不对不对,刚刚不是那人还说话了么?”

  “可是如果是人的话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不见了呢?”

  “要不我们禀告教官?”

  “算了算了,教官早就睡熟了呢,可能真是我们白天训练太累的缘故,所以产生了幻觉吧!”

  “可是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怎么可能,有谁敢在悄悄的进入我们神箭军营作乱,那不是找死么?”

  “好吧?!北咚当咦?,两人对这件事情也没有上报给教官,因为他们自信不可能有人进神箭军营作乱。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不是有人进来作乱,而是有人要出去喝酒。

  月辰出了神箭军营,本来是想到个酒馆,可是夜已经深了,走在京城的大街上的时候,那些酒肆大多数已经关上了店门。

  只是,在京城的翠玉坊却是夜夜笙歌,月辰远远的就听见了一个歌姬的美妙琴声,这琴声美妙但是却也带着微微的凄凉之意。月辰不由自主的顿下了脚步。细细的伫立凝听。

  那琴声忽高忽低,忽近忽远。月辰听着这美妙的琴声,在仿佛之间,就好像看见了一个女子站在阁楼上,在静谧的午夜,看着皎洁的月光,在静静的等待着自己思念的男人,可是等啊等,却不见她的男人归来,于是只能静静的看着这样的月色,默默的想着他的容颜??墒翘煜轮?,却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于是,只能泪湿罗裙,然后回到闺房,抱着念枕,久久的不能入眠。

  月辰听完一曲,就想起了慕容镜月,还有梦灵公主的容颜。不知道师父是不是已经到了巢崖呢?是不是已经把慕容镜月从巢崖救出来了呢?哎,只是巢崖地势险要,不知道师父此去是否顺利,不过师父武功很高,而且听师父说她与舞蝶娘娘有一面之缘,但愿她能顺利的救出慕容镜月吧。

  月辰想到了这里,复又暗自的摇了摇头,听慕容镜月口中的舞蝶娘娘是那么的可怕,只怕师父此去也是少不了一番争斗的吧?哎,可是我却也不能忤逆师父的意思。转念突然一想,难不会师父不会去救慕容镜月吧?恩,不会,这不可能,师父,师父她从小就对我很好,虽然很严格,但是她从没有对我食言过呢。月辰啊月辰,你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呢?月辰一拍自己的脑门,暗自的骂着自己居然有这样的想法。

  不知不觉之间,月辰就来到了翠玉坊的门口。这个时候,一个涂脂抹粉的老鸨见月辰伫立在门前,立马的笑脸迎了上去??醇乔叭彰┏堑闹罡鸪焦?,也是兀自一愣,心里暗自的说:看不出来,这诸葛公子也是一个风流人物呢,在这个时候了还来我们翠玉坊这种地方??墒撬裁靼?,此时定然不能喊他诸葛公子,否则以难免会引起他的不高兴,于是佯装不知是诸葛辰,而是很客气的的微笑道:“公子,公子,里面请,里面请?!?br />
  月辰一抬头,就看见了浓妆艳抹的老鸨,心里忍不住有些作呕,但是也没有表现出来,然后想到既然来了这里,倒不如进去看看刚刚那弹琴的女子是谁,听她那琴声,定然不是庸俗之辈,可是为什么会在这翠玉坊之中呢?

  月辰带着疑惑,跟着老鸨走进了翠玉坊。刚走进去,就有一群莺莺燕燕围拢了过来。月辰看着他们浓眉浓妆,立马对老鸨说:“刚刚弹琴的歌姬是谁,我想见她?!?br />
  “你说的是薛歌姬,她可是这里的花魁。不是一般人可以见的呢?!崩橡庇行┪训乃档?。

  月辰知道,在这种地方一切都是钱说了算。于是从身上掏出了白花花的银子,放在老鸨手中,脸上微微一笑,略带着恳求的语气说道:“劳烦了?!?br />
  老鸨接过银子,却也没有半点欣喜,还是面带难色的说道:“公子,这还是不行的,因为因为这薛歌姬并不是人人都会接见的,况且她卖艺不卖身,这,这,要不你点别的歌姬陪您吧?”

  月辰本来脾气还好好的,看见这老鸨的样子就来气。脸色立马的沉了下来。有些不悦的说道:“今日我定然要见见这个薛歌姬?!彼底?,也不管这老鸨是否阻拦,就往翠玉坊的楼上走去。

  因为月辰刚刚听这琴声是从翠玉坊的二楼中间的屋中传出来的,所以她想现在这个薛歌姬定然还在里面。这老鸨见月辰一点也不遵守这里的规矩,也是气急。涂着厚厚的脂粉的脸上立马的露出了怒容。挡在了月辰的面前?!霸谡獯溆穹?,公子还是遵守规矩的好。否则……?!?br />
  “叫这个公子上来?!痹诙ブ屑浞考渲?,一个娇滴滴的女生传了过来。老鸨一听这是薛歌姬的声音,也是一愣。心里有些想不明白,这薛歌姬居然会见这个诸葛公子。

  于是只好让开了挡住月辰身子,月辰头也不回的就径直的走了上去。翠玉坊的二楼都是歌姬居住的房间,房间不光是外面还是里面布置都是相当的奢华,走廊也是雕栏画壁,说不住的唯美壮丽。

  月辰轻轻的敲了敲房门,静静的立在外面。虽然刚刚对这老鸨有些不屑,但是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么就要有一点儒雅风度。虽然月辰一向不是什么真的风雅之人,但是对于像这种有着才学的歌姬也是十分的敬重的。

  听听的刚刚的琴声,想必这也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子,所以这个时候的月辰反而心里有了写微微的紧张,叩门的手也有了些微微的颤抖??赡苁且蛭ざ?,抑或是别的。

  吱呀,朱红色的门开了。然后就见一个身着绿裙的侍女站在门口,柔声的说了一句“公子,请吧?!比缓?,月辰就走了进去。然后,侍女关上了大门。

  月辰刚一踏入屋中,就闻到一股女子闺房特有的馨香,那香味泌入鼻孔,让他突然之间有些意乱情迷,心也是咚咚咚的跳个不停,低头一看,地上铺着红色的地毯,踩在上面也是十分的舒适。房中四周悬挂着水墨丹青,都是项国知名的画家所画,也有几幅是前朝的古迹。然后,月辰就看见了离自己五米之遥的地方放着一只朱红色木塌,塌边坐着一个女子,一个身穿白色纱裙的美丽女子。

  但见她盘膝而坐,头挽飞仙髻,峨眉微蹙,白皙的脸颊微微有两抹红晕,肌肤胜雪,圆润鼻翼很是丰满,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说不住美艳动人,人见尤怜。

  月辰呆了呆,心里暗自的说:想不到这个薛歌姬长的也是这般的美丽可人。而咚咚咚跳动的心愈加的跳动的快了。他有些局促不安,感觉眼前这个女子就像是仙子一般,那么的高雅,不容自己有一丝轻微的亵渎,也不容的自己有丝毫的邪念。这种美丽与见到梦灵公主那一刻不同,梦灵公主可爱,看见她就会让你想要去?;に?;这种美与慕容镜月的美不同,慕容镜月的美是那种邪魅之美,有些妖娆,你会被她的笑容生生的迷惑,最后而不能自拔。而眼前这个薛歌姬呢,虽然只是一个歌姬,但是在月辰的眼中她就像是七仙女一般,就像是天上的嫦娥,就像是那不容亵渎不容侵犯的天山雪莲花,那么的洁白无瑕,那么美丽优雅,那么让人迷恋和赞叹。

  其实这个薛歌姬不是别人,正是薛文慧,龙丹王子要她在这京城最大的妓院,翠玉坊中做一名卖艺不卖身的歌姬,暗暗的收集各个大臣来此荒淫挥霍的证据,以便以后好好的利用他们。

  “公子,请落座”侍女的声音传了过来,月辰才微微的缓过神来。于是依言坐在了木塌前的方桌旁。木桌上摆放着茶具酒具,酒具都是上好的夜光杯,侍女已经在杯子中斟满了酒水。月辰闻着酒香,看着这眼前这个绝色的女子,突然之间,又觉得有些局促不安了。

  薛文慧看见月辰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忍不住掩面咯咯咯的笑起来,月辰被这笑声惊醒过来,发现刚刚自己连着两次失态。也是觉得有些微微的不安。连忙说了一句?!懊幌氲焦媚锊还馐乔偌几叱?,而且容貌也是倾国倾城?!?br />
  “多谢诸葛公子夸奖,能得到一夜之间名满京城的诸葛公子的夸奖,那是奴家的无上荣幸了?!闭庋ξ幕勖娲判σ?,峨眉微微的一挑,脸上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缓缓的说道。

  月辰有些不敢看他的面容,可是这声音传入月辰耳中,如吴侬软语一般的特别的好听,一时之间,觉得心中无比的畅快,可是心却也是愈加的跳动的快了。这种感觉就像是见到了自己心爱的女子一般。他有些惊诧,自己居然这样的不能自持。心里一个劲的叫自己要保持平静,淡定,可是那跳动的心却有些不听自己的使唤。难不会自己会对这薛歌姬一见钟情了?他心里在不断的责问自己,不对,不对,自己喜欢的可是梦灵,况且还有救自己的慕容镜月呢;对了,只是我被她的容貌所折服,所吸引。这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了,月辰这样的自我安慰,狂跳的心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薛文慧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这个微微的低着头,有些不敢看自己的男子。突然之间,她仿佛想起了什么,对了,前几天龙丹王子不是说龙组杀手的月组一个都没有活着回来,主子说是一个叫月辰的干的,不过到现在也没有找到那叫月辰的人的行踪??墒俏铱垂髯邮种械幕?,怎么和眼前的这个叫诸葛辰的男子的面容这么的相像,难道,难道,他就是月辰,而诸葛辰不过是他自己瞎编的一个名字?

  月辰,诸葛辰,月辰,诸葛辰,她心中反复的念着这个名字。是了,是了,定然是她自己瞎编的这个名字,不是为什么后面都有一个辰字呢?只是我有些不明白了,他为什么又要去擂台比武,去争侍卫之名?他想做什么呢?难道是别有所图。

  我暂且的试探试探他,然后我再禀报主子,看主子要我怎么做。这薛文慧一想到这里,脸上立马有露出了笑意。对有些发愣的月辰喊道:“诸葛公子,诸葛公子……”

  “诸葛公子,你怎么知道我姓诸葛?你见过我?”月辰回过神来,有些惊诧的问道。因为他想不到翠玉坊的一个歌姬都知道了他这个假名字。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